书库

据为己有

记录
关灯
护眼
字体:
1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和陈之城分手之后,今夏回到半岛城邦,在楼前她抬头仰望,自己所住的那套房子亮着灯光,显然陆川已经在里面。微叹口气,她打起精神,乘电梯上楼,开门后,陆川正纹丝不动地坐在客厅沙发看电视。

  她小心翼翼地扫了他一眼,表情刻板,面色阴郁,额头上似乎清晰地写着我很不爽四个大字。吞了吞口水,她故作欢快:“您怎么来了?”

  陆川凉嗖嗖地瞥了她一眼:“去哪儿野了?连我的电话都敢不接。”

  今夏狗腿地笑着:“不是不接,是没有听到。”

  陆川从鼻孔里冷哼了声,不信,今夏赶紧竖起右手除了拇指和小指的其余三个指头:“真的,我以我的人格发誓。”

  陆川嘴角勾了勾:“你的人格?多少钱一两?”

  今夏搓手:“那我以您的人格发誓,我真是没有听到。”

  陆川眉心紧了紧:“去哪儿了?跟谁见面?”

  今夏见他没再追问接电话的事,稍微松了口气:“同学聚会,在阜成路那边。”

  同学?陆川想起她夹在书里的照片:“什么同学?高中还是大学?男的女的?多少人?”

  今夏一愣,他这是审犯人吧?!她跟谁见面,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腹诽归腹诽,她还是非常合作地,半真半假地回答了他的问题:“高中同学,男的女的都有,十来个。”

  陆川瞥了她一眼,接着又盯着电视去了,在她没回家之前,他直觉她是去跟男人见面,并且这个男人,就是她常用手机聊天的那个,但是她到家以后,他又不十分确定了,她的穿着打扮实在太平常,没有一点精心修饰的痕迹。

  今夏见他没有再开口盘问的意思,安下心来,这才有空注意到客厅里多了两只行李箱,她十分不解这两个物体出现在此地的意义:“您这是,要出长差吗?” 带两个行李箱的话,怎么着得去小一个月吧。

  陆川换了个频道,淡淡地扔出一句:“从今天起,我就住这里了。”

  今夏却在瞬间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五雷轰顶。他这是,要同居的意思吗?!她简直想死。跟他如果朝夕相处,那自己还有什么*和放松可言?岂不是每天都要过得胆战心惊。

  陆川瞥了眼她的表情,果然是一副不情不愿,像是有谁逼她拿刀抹脖子的样子。既然如此,那他就可以更加安心地住下。

  这周他刻意没有过来这里,就是想理清他对她产生的这种摸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但是显然他没有成功。见不着她的时候,他会想她,一个人躺在床上,会怀念她的体温,既然想不清楚,所以他索性就搬来了,反正她对自己也不在乎,不用担心到时甩不掉的问题。

  今夏僵了半晌,才想起应该对他刚才那句话有所反应。堆起个热情洋溢的笑脸,她说:“热烈欢迎,要不我帮您把行李放进屋里去?”

  热烈欢迎?陆川凉凉地扫了她一眼,微微颔首:“搬吧。”

  今夏赶紧拉着那两个行李箱,奔卧室去了。替他收拾衣物的时候,陈之城发来短信:你安全到家了吗?

  今夏把手机贴在心口的位置,仿佛那些文字是温热的,像六十度刚好的咖啡。尽管要和陆川同居的事实让她感到不快,但是能和陈之城再见,关系比以前更亲近,这就让她觉得,没有什么坎儿是过不去的。

  快速打出一行字,她回过去:我已经到家了,你呢?

  陈之城:我也到了。对了,今天忘记问你了,过几天国庆节,你回家吗?我和班长他们都要回去,如果你也要回,我们可以一起买票。

  今夏:我要回去的,那就跟你们一起吧。

  *

  早上陆川把她从床上拖起来,完全罔顾昨夜把她累得要死要活,导致她今天浑身酸痛的事实,今夏无可奈何地揉着惺忪的双眼:“您大周末的,怎么起这么早?”

  陆川在穿衣镜前换着衣服:“去钓鱼。”

  今夏心里猛翻白眼,他去钓鱼关她什么事?面上还是谦卑着:“那我去给您做早餐。”

  “不用了,你也要去。”

  “啊?” 今夏刚下床,腿差点一软:“可是,我不会钓鱼啊。”

  “我可以教你,快点换衣服。”

  今夏无奈,只得听话地穿上衣服。陆川开车带她去吃了个早餐,跟着再到郊区水库,他有空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来这里钓鱼。之前今夏在医院的表现给了他信心,知道她不是聒噪的女人,所以他才敢放心带着她来。

  水库边有租用渔具和鱼饵的地方,钓上来的鱼论斤卖,48一斤。陆川也给今夏租了套渔具,拿过去教她挂饵。

  今夏站在水边,正在做着深呼吸,鼻端闻见干净湿润的味道,陆川在她旁边把渔具放好,从纸包里摸出一条蠕动的蚯蚓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看大书&Www.KanDaShuw.co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生而为王一胎双宝:总裁大人夜夜欢不好好搞科研就要继承亿万家产江辰唐楚楚我家王妃是逗比致命偏宠叶辰孙怡夏若雪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始轮回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