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据为己有

记录
关灯
护眼
字体:
2命运的齿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七月的北京,刚下过雨,潮湿黏腻的空气里有股扑面而来的土腥味。今夏一路狂奔,终于赶上最后一班公交,车上只有稀疏的几个乘客,她捡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止不住喘息。

  稍微平静之后,她拉开已经泛白的蓝色帆布包,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十点半,跟客户约定的时间是十一点,现在交通顺畅,应该来得及。

  刚才奔跑时,她不小心踏进一个水洼,踩了一脚泥水。抽出张纸巾,她埋下*身子,仔细地擦着脚面,平底凉鞋进了不少水,脚底也湿了,不过现在不方便脱鞋,就只能凑合擦干表面。

  本来她用不着这么匆忙,只是临下班前王明朗又交代了一个任务要她赶在明早之前做完,她不敢拒绝,只好硬着头皮接了,一干就干到现在。这份工作来之不易,她很珍惜,不想惹任何一个人不高兴。

  擦好以后,她站起来,慢慢走到公交车后门的垃圾篓,把那团脏了的纸巾扔了进去,跟着坐回刚才那个座位,趴在窗沿上长长地出了口气。车窗敞开着,灌进来的风里闻得到雨后的湿意,街上已经看不见什么路人,地面湿乎乎的,水洼里映着街灯的微光,今夏仰起头,视线顺着街灯往上看去,是夏夜明朗清晰的星空。

  曾经她的家乡,能看见比这还干净的夜空,那时风是甜的,夜晚的溪水旁,听得到洪亮的蛙声。小时候调皮,总是和玩伴漫山遍野地跑,爬到树上偷人桔子,或者钻到草丛里抓蛐蛐,天黑透了也不想回家。

  隔天上学,天刚透着青,父亲就叫她起床,她觉得困倦,想再多睡,但是要走很远的山路去学校,再睡又怕迟到,所以总是哭着起来。到学校后,拿着破旧的语文课本,摇头晃脑地念上几个字,就一头扎倒在课桌上睡着。日日如此。

  公交车忽然熄了火,停在大马路中间,今夏回过神,朝前望去,司机开门下车,猫着腰检查什么,一会儿后回来对乘客说:“车子坏了,不能继续开,你们下车吧。”

  性急的乘客忍不住咒骂了几句真他妈倒霉,跟着飞快地去拦出租了。今夏安静地走下公交车,到马路对面的人行道上掏出手机,十点五十五分,此处离她租住的地方还有三个公交站,打车回去也不见得赶得上,更何况她舍不得浪费那个钱。

  找出一串号码,她拨过去:“刘姐,我现在还在外面,待会儿客户来电帮我转接到手机上吧。”

  那头嗯了声,很快把电话挂了。今夏四处张望,看见前面不远处有条巷子,她几步跑到巷子口,里面半撒着月光,乱七八糟地堆了些杂物,似乎没有人在。她一脚深一脚浅地踏进去,鼻尖隐约闻到一股青苔味,小时候,她家砖房的墙上就有青苔,也是一样的味道。

  找了个隐蔽的位置,她靠近墙面站好,盯着掌中的手机,那是很老的款,直板,没有彩屏,更不是触摸操控,她用了几年了,没出过问题,也不舍得换。

  十一点电话准时响起,她深吸口气,按下接听键,那头传来一个上了点年纪的男人声音:“我的小甜心,想我了没有?”

  今夏嗓音一下子变得甜腻:“你讨厌,好几天不打电话给人家,人家都想死你了。”

  那头呵呵地笑起来,似乎对她的回答很是满意:“小甜心,你现在在做什么呢?”

  “人家寂寞又无聊,所以就打算去洗澡睡觉咯。”

  那头呼吸急切了些:“你现在穿的什么?”

  今夏娇俏:“你猜呢?”

  “你只穿了白色蕾丝胸罩,白色低腰内裤,粉色毛绒拖鞋。”

  今夏咯咯地笑了两声:“你怎么那么聪明,不过啊,我还穿了一件衣服。”

  “是什么?”

  “我身上还披了件透明的薄纱,现在正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一个人好空虚。”

  “不要怕,有我陪你。” 那头吞了下口水:“我现在就躺在你旁边。”

  今夏轻声:“嗯。”

  “我压到了你身上,扯掉那件薄纱,你皮肤雪白,像鸡蛋一样嫩。”

  今夏故作羞赧:“你不要那样盯着人家看,人家会不好意思,而且,你下面顶得我好疼。”

  那头呼吸明显重了:“小甜心,不要害羞,放开你护住胸部的手。”

  “不要啦,人家是第一次,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呢,要不你先亲亲我,我刚吃了薄荷糖哦。”

  “唔,你嘴里好甜,有股清凉的味道,舌头也粉嫩嫩的,真软。”

  “嗯,你讨厌,吻得人家好舒服,人家都忍不住抱着你的脖子了。”

  “我现在一边吻你,一边隔着胸罩揉你34D的胸部,手感很好,紧实有弹性。”

  今夏故意加快了呼吸:“你把手伸进去,人家想要感受你的抚摸。”

  “我伸进去了,把胸罩扒到一边,你的胸部真美,顶端竟然是漂亮的粉红色。”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看大书&Www.KanDaShuw.com】
<第一章了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傲天佛尊林峰龙王殿我真的只是想打铁生而为王不好好搞科研就要继承亿万家产渡劫之王毒医娘亲萌宝宝奶爸的异界餐厅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混沌剑神